新疆棉遭抵制已一年多,中国棉纺企业如何寻求化解之道?

随着多个知名国际服饰品牌于2020年发布的“抵制新疆棉”声明在近几日于中国社交网络引发热议,越来越多中国消费者注意到,过去一年间,中国棉纺产业链上的企业遭受了不同程度的冲击。

但中国的棉纺产业链也展现了极大的韧性。

界面时尚采访了多家不同棉纺供应链环节的企业发现,对于全部,或者大部分产品最终流向国内客户的企业来说,相关“抵制”产生的实质影响有限。

从事棉花产销的上市企业冠农股份,在“抵制新疆棉”事件发酵的这几日,股价表现亮眼,很大程度上正是因为该司棉花产品生产标准采用国标,销售覆盖国内市场,不涉及出口。

值得提到的是,界面时尚查询其2019年财报发现,冠农股份2019年的棉花产量下降10%,棉花销量却增长43.38%。

新疆棉遭抵制已一年多,中国棉纺企业如何寻求化解之道?

在新疆从事棉花种植、收购加工、纺织业务的新疆利华集团也向界面时尚提到了类似情况,称其生产的棉花产品在国内市场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因此未进行出口,故而引起热议的“抵制”行为并未对其业务产生太大影响。

中国棉花协会公布的数据与上述公司描述的状况一致。

中国棉花协会的数据显示,在2020-2021棉季,中国棉花产量约为592万吨,同期进口棉花量则达到198万吨;对比看,中国棉花消费量为799万吨。

国内某棉花供应服务公司负责人吴楠在接受界面时尚采访时表示,上述消费量更多由内需端拉动。

“2020年和2021年上半年订单大、行情好,这主要是国内的内需带动,加上一部分出口欧洲的订单,”吴楠说,事实上,美国企业抵制新疆棉已经发生了一段时间,所以这些订单基本不涉及到之后产品出口美国的业务。

吴楠进一步解释称,国内棉花市场之所以会形成供不应求的局面,一方面是因为在供给端,2012年前后国家棉花收储量高,导致了之后几年国内棉花产量需求下降;而另一面,前两年棉花价格下跌,导致行业上下游企业不敢存货,而现在消费回暖,企业也开始补库存了,因此棉花整体需求增加。

不过,他强调,现在国内棉花库存已正在逐渐往良性方向发展,整体的棉花产量和消费量比较健康。

界面时尚整理公开资料发现,吴楠提到的美国抵制新疆棉的行为可追溯至2020年3月前后。彼时,多个美国品牌通过官网声明,因新疆地区存在所谓“强制劳动”及“少数民族歧视”的问题,决定不再与采购新疆棉花的供应商合作。

而品牌们做出上述决策的主要依据是,反华机构澳大利亚战略研究所(ASPI)在2020年3月发布的一篇报告。报告称,发现有83家知名品牌在使用来自华孚与溢达集团供应的棉花产品,指责涉及百万人被强迫劳动。

这也成了2020年7月,美国商务部将孚时尚股份有限公司子公司新疆阿克苏华孚色纺有限公司,以及香港溢达集团旗下子公司昌吉溢达纺织等中国纺织企业,列入实体清单的“依据”。

而到了2020年9月,美国众议院又通过所谓的“涉疆法案”,禁止多家中国棉纺企业向美国出口棉花原料及产品。这直接导致了为全球棉花产业链企业提供联盟认证服务的瑞士良好棉花计划(BCI)决定“抵制新疆棉花”。

BCI是一家国际性非盈利会员组织。根据BCI官网介绍,截至2020年底,BCI会员数已超过2000。会员主要为零售品牌、棉商、纱线厂、种植者组织等。

不少中国棉纺企业,包括新疆的棉纺企业本也是该计划的会员。

不过,这些参与BCI的中国企业多为产业链上游或是中端的企业。它们加入BCI的原因,主要是希望能通过该计划形成的供应链联盟,在出口贸易市场占据更有利的竞争位置。

而产业链下游的会员企业几乎全是欧美企业。

这使得一旦欧美企业真的抵制新疆棉花,涉及出口贸易业务的棉纺企业势必会受到冲击。

供应链专家陈潮歌告诉界面时尚,他所认识的一个美国时尚品牌的下游供应商,就因为该品牌母公司抵制新疆棉,而不得不在采购原料时将新疆长绒棉替换为美国进口棉花。

陈潮歌目前供职于国内一家授权服装代理经销商。作为该公司供应链负责人,他与成衣供应商有长期联系,对于美国和欧洲品牌的供应链工作有深入的了解。

按照陈潮歌的说法,终端品牌客户抵制新疆棉的影响非常深远,且牵扯范围很广。因为就算这些供应商不再采购新疆长绒棉,它们也无法完全逃过丢失订单的命运。

“美棉价格在不断上涨,那家公司(前述美国品牌母公司)也想要控制成本,所以渐渐地就将订单转移去了东南亚。”陈潮歌补充说。

大企业受到的影响会更大。

像溢达集团、华孚时尚这样的中国纺服供应链巨头,多已形成产销纵向一体化的规模,终端客户中有不小比例的国际服饰品牌。因此,它们的业务会受到何种冲击可以想见。

以溢达集团为例,一位靠近溢达集团的知情人士告诉界面时尚,因为新疆棉被抵制,溢达集团的代工业务收入占比正在收缩,未来五年内将收缩至30%左右。2020年时,该集团代工业务收入占比仍在7成上下。

不过,溢达集团并未坐以待毙,反而积极展开一连串“自救”。

它一边向美方提交其下属公司没有强迫工人劳动的证据,一边公开独立第三方审计机构在其新疆三家棉纺厂进行独立审计调查结果:以 100分为满分,溢达3家棉纺厂的评分均在85分或以上,且不存在任何强迫劳动。

与此同时,该集团行政总裁车克焘还在接受香港《明报》和英文媒体《南华早报》的专访时,特别就“强迫劳动”指控进行公开回应和反驳。

而它更重要的一项举措是被倒逼着产业升级、创办自有品牌。

该集团近年来正积极推动自主零售品牌“派”和“十如仕”的发展。这两个品牌都主打高端优质新疆棉面料。上述知情人士告诉界面时尚,该集团自主品牌业务占据集团收入的比重计划在五年内达到30%。

一种更有共性的做法是转移供应链。而这也是有实力的大企业可以抓住的机会。

界面时尚2020年4月曾报道,一些大型中国纺服企业开始在制造成本更低的东南亚地区,或者更远的如墨西哥等地建厂,来布局全球供应链网络,以适应欧美企业寻求更低价供应链合作商的诉求。

华孚时尚及溢达集团就都有这样的动作。

华孚时尚早在2013年便开始在越南设立子公司,投资建厂。而在刚被美国列入“实体清单”不久,华孚时尚便更是加大在越南的投资,宣布建造50万锭新型纱线项目。

这样其将在新疆和越南形成两个生产基地,在新疆的生产,选用新疆棉花作为原材料,服务中国企业;而在越南的工厂,会使用当地采购的棉花,主要服务于海外客户。

而溢达集团也早在斯里兰卡和越南设有生产基地,并在全球各地设有销售办事处。

转内销承接下游中国品牌的订单也是一种办法。

不过,对于接纳全球订单的大型企业来说,想通过国内订单的增量来完全填补海外订单的流失,还需要时间。

“对于它们而言,现在国内订单还太小了。”陈潮歌坦言。

但值得注意的是,高端优质新疆棉的价格或许会因为“抵制”而变得更优惠,从而让中下游企业获益。

一方面是因为受到抵制影响,新疆棉花出口减少,留存于国内市场因此会有一定的增加,对供求平衡造成一定的影响,从而造成价格略微走低。

另一方面,出口转内销的棉花也不需要再“镀金”了。

据《南方周末》发布的一篇相关报道,经BCI认证的棉花“跟普通棉花比,每吨价格可高出几十元到几百元。”

而当产业链各环节的企业都开始承接国内订单,那么就不再需要为由前述认证产生的溢价买单了。

 

(应采访对象要求,吴楠、陈潮歌为化名。)

原创文章,作者:duodu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duoduo.com/11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