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中美在阿拉斯加可以好好谈 哪怕达成最低限度的共识

  原标题:郑永年:中美在阿拉斯加可以好好谈 哪怕达成最低限度的共识

  来源:直新闻

  本月18日,一场全球瞩目的会晤将于美国阿拉斯加州安克雷奇市上演——中美高层战略对话。这不仅是全球疫情大流行之下罕见的一场面对面高级别外交,更是拜登就任以来,一次观察中美关系下一阶段发展走势的关键现场。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校长讲座教授、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郑永年接受深圳卫视直新闻独家专访,对这场引发世界各国高度关注的会晤进行前瞻性分析。他特别指出:中美两国联系复杂紧密,关乎世界稳定,在即将举行的对话中,要极力避免双方各说各话,争取达成共识。

  中美“脱钩”?美方“自损八百”都不止

  仔细分析就会发现,这次中美高层战略对话的阵容较为特殊,远远超出美国与其它国家进行的“防长+外长”的“2+2”规格,双方都派出了外交和国安团队中最为核心的官员出席,中方应邀出席的官员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美方则派出美国务卿布林肯和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这也表明,对话内容将围绕未来中美两国关系的最重要的轴线展开。

  郑永年认为,如此高规格的人员配置,恰恰彰显了中美两国“相互需要”的关系纽带。回顾特朗普执政期间,挑起“贸易战”,甚至炒作强行“脱钩论”,最终造成了“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结果。而反观美国国内,经济走势下降、失业率猛增、企业家纷纷苦不堪言……种种现象已经表明,中美之间若“脱钩”,美国自身必将深受其害,恐怕“自损八百都不止”。

  郑永年形象地将中美两国比喻为国际秩序中的两根“大柱子”,并且“哪一根都不能倒”。而在维护秩序方面,中国从来没有主动去挑起过冲突,亟待纠正的就是特朗普政府所遗留下来的非理性的对华政策。拜登团队需要认识到:中美两个大国之间的关系发展,势必会辐射到世界各国。中美两国走向对话与合作,不仅对两国本身有利,对世界各国都将带来积极影响。

  聚焦中美:我们想要怎样的“竞合关系”?

  持乐观预判的人,或许期待着中美两国可以“相逢一笑泯恩仇”。但更多的理性分析则倾向于双方之间还将维持长期的“竞合关系”,即既竞争又合作。毕竟,没人会忘记美国务卿布林肯在国务院首次发表外交政策演说时,那句言之凿凿的“我们与中国的关系在应竞争时竞争、能合作时合作、须敌对时敌对。”但是在郑永年眼中,分析中美关系发展,仅仅用一个“竞合”来形容还远远不够,更重要的是分析:我们想要一种什么样的“竞合”关系?

  郑永年以日本为例指出,日本作为美国的盟友,跟美国之间存在长期的合作关系,但是当它的发展对美国地位产生威胁时,美国就立刻进行打压——肇始于20世纪60年代的美日贸易战,美方在纺织、钢铁、彩电、汽车、通信、半导体六大行业对日“开战”,数十年后以日方惨败告终。由此可见,美方在面对自己的盟友时,也一直在实行“竞合”策略。但中国的地位显然不同,所以中国更应该主动思考: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竞合关系?

  郑永年分析认为,中方要极力避免的,就是美苏冷战时期的“竞合关系”,但也无法达到美日之间的、建立在盟友基础之上的“竞合关系”。那么如何让中美的“竞合”处于一个中间地带,既不滑向“冷战”低点,也不苛求达到“盟友”高点?这就需要双方共同努力,展开沟通对话。

  中美高层对话在即 应该注意什么问题?

  去年6月,杨洁篪与美前任国务卿蓬佩奥在夏威夷举行会面。当时正值美国内疫情严峻、特朗普为求连任频频“甩锅”中国之际,中美两国正剑拔弩张,矛盾不断升级。而那一次被寄予厚望的会面,在长达7小时的谈话后,却未能得出一个圆满的结局。

  我方外交部表示:杨洁篪在对话中阐明中方对发展中美关系的基本态度以及在台湾、涉港、涉疆等重要敏感问题上的立场,“中方致力于同美方一道努力,发展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关系,同时坚定捍卫自身主权安全发展利益”。而蓬佩奥则声称,他“强调了重要的美国利益”。

  分析双方的表态,郑永年认为,上一次的夏威夷会谈,中美只是各说各话,分别表述了各自的“底线”、“红线”,但并未达成一致,因此缺乏实际意义。

  此前外界预估,此次会谈中,美方很可能会继续在新疆、香港、台湾等中国内政问题上“出招”。

  郑永年提醒,这次阿拉斯加会晤,中美双方应尽力争取达成共识,哪怕是最低限度的共识。他同时指出,去年的夏威夷会谈,已经是特朗普政府执政的最后一年,这也可能是导致蓬佩奥在会谈中表现激进、不顾后果的原因。但今年是拜登团队执政的第一年,所以中美双方都有需要,可以“好好地谈”。

  美方有“情绪” 中方需理性

  高层战略对话在即,美官方却在近日频频对华“撂狠话”,美国务卿布林肯粗暴干涉香港问题,美国防长奥斯汀视察美国“印太司令部”总部时又声称:此次亚洲行的目标,就是确保有能力对中国或任何试图与美国较量的国家构成所谓“可靠的威慑”。一系列表态,似乎为双边对话蒙上阴影。

  对此,郑永年分析认为,目前拜登政府对华的一系列动作,可以看出其“对中国问题看得很重”,要研判其对华策略走向,不能将美国视为“铁板一块”,因为美方的利益显然是分散的,拜登团队在争取不同层面的利益时,自然也就会做出不同的表态。因此中方应该理性观察,重点看对方怎么做。

  郑永年说,实际上过去几年间中美关系的恶化只是表象,本质原因在于美国国内出了问题,美国没有信心了,在国际上“有情绪了”,这也是导致出台一系列非理性对华策略的原因之一。现在,美国国内仍旧面临重重挑战,拜登的对华战略其实还在形成过程中。在这个过程里,不排除可能会有一些“暂时性的策略”。对此,我们更应该审慎分析,沉着应对。

责任编辑:张玉

原创文章,作者:duodu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duoduo.com/5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