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造车或将立项,5000万美元投资后雷军要对标小鹏汽车PK

文| AI财经社 冒诗阳

编辑| 张硕

时隔一个月后,小米造车的传闻再度被曝出。

3月19日,据36氪等媒体报道,接近雷军的投资方、车企高管等知情人士,均透露小米集团正在加速推进造车事项,预计在未来一到两月内正式立项。根据传言,小米造车的品牌定位将对标小鹏汽车,主打强科技属性的中高端品牌,项目负责人为王川

公开资料显示,王川为小米集团联合创始人、首席战略官,同时还是小米电视的掌舵人。根据此前报道,王川曾多次给出报告建言小米造车,但均被雷军认为风险过高而否决。

在外界看来,小米造车选择对标小鹏而非蔚来,一来是受小米自身品牌形象局限,二来是为了规避打造高端品牌所需要高额的营销投入。新造车势力中,定位高端的蔚来汽车创立至今累计亏损300亿元,毛利转正的时间也晚于小鹏、理想。

业务上的瓶颈,显然是推动小米重拾造车兴趣的关键。无论是手机还是loT,都无法支撑起小米的持续增长。与之相反,新能源汽车在资本端和业务上的潜力逐渐显露,已催生无数的新挑战者。此外,随着吉利、比亚迪等车企代工的放开,汽车制造的门槛已大大降低,跨界造车已然有成熟路径可循。

但与此同时,造车仍然需要持续性的高投入和技术积累,小米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此时上路,不仅要直面蔚来、小鹏、理想,以及价格逐渐下探的特斯拉,还有同时起跑的百度、苹果,以及逐渐觉醒的传统汽车厂商。

小米造车或将立项,5000万美元投资后雷军要对标小鹏汽车PK

01 手机业务遇瓶颈,小米直面短板

早在今年2月,小米确定造车的消息便传出,彼时,小米官方以暧昧态度回应,称集团“就相应行业态势进行持续评估及研究,本集团就电动汽车制造业务的研究还没有到正式立项阶段”。

事实上,传闻将主导小米造车事业的王川,一直是小米高层中造车的重要倡导者。此前,早在2018年和2019年,小米均考虑过造车,其中2019年三季度时,王川提出认为 2019 年底到 2020 年初是小米入局造车的时机,并拿出详尽的汽车行业调研报告向雷军建言。

然而,或许是彼时小米的loT业务仍在高速增长中,小米不需要过于冒险的举动;又或许是造车的高昂代价,最终雷军望而却步。

在业内人士看来,手机市场的瓶颈,是推动小米最终下定决心找寻新业务方向,入局造车的原因。AI财经社从小米集团财报中看到,从2015年至2019年间,智能手机的收入占小米总收入的比例从80.4%逐步下降至59.3%。

这背后,智能手机市场已然增长见顶。据中国信通院数据,2020 年全年中国手机出货量为 3.08 亿,相比之下,2016 年最高时曾达到年出货量 5.6 亿部的高点,到2020年已下降近50%。虽然业内预计未来5G换机潮将到来,但这些利好因素仅能中短期促进出货量的回升。长期来看,手机业务已然成为红海市场。

事实上,在手机之后,小米曾将loT业务视作“下一个十年”的重要支撑点。近五年,IoT与生活消费产品营收占比大幅上升,从13.0%升至30.2%。

然而,这项收入的前景并不如预想般广阔。小米集团2020年二季报显示,当季IoT与生活消费产品部分的收入为153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速降为2.1%。此外,这项收入中,除了电视等少数品类外,loT业务无论是利润还是市场空间都很难代替手机成为新的增长点。

小米造车或将立项,5000万美元投资后雷军要对标小鹏汽车PK

与此相应的,新能源汽车市场的需求量却在稳步走高。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统计,2021年前两个月中,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31.7万辆和28.9万辆,同比分别增长3.9倍和3.2倍。特别是小米想要切入的中高端新能源汽车市场,留给了中国品牌更多发展空间。

与此同时,跨界造车的环境逐渐成熟。无论是百度与吉利的合作、上汽与阿里的合作,还是江淮代工蔚来,汽车制造的门槛逐渐降低,小米已有更多可循的路径。

02 小米造车,从零开始?

在外界看来,从集团回应和媒体报道中都显示出小米造车的意愿已逐渐明朗。

事实上,小米对汽车的兴趣由来已久,如今知名的造车新势力中,蔚来、小鹏在早期均曾获得小米的投资。天眼查App显示,蔚来在2015年A轮融资时,雷军通过顺为资本参与其中;此外,小米在2016年和2019年两度投资小鹏,其中最大的一笔是2019年11月小鹏总额4亿美元C 轮融资中,小米通过旗下 Fast Pace Limited 公司投资了 5000 万美元。

除了对新造车整车公司的投入外,过去几年中,虽然小米多次否认将直接进入造车领域,但其对产业链上的投资并未停止,其中,较有代表性的,是2014 年小米投资了地图厂商凯立德;2020 年 4 月,小米以战略投资者身份参与车载服务系统厂商博泰的 B 轮融资。

但即便如此,要切入造车领域,小米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根据蔚来财报,2020年交付4.37万辆,公司净亏损53亿元。从创立以来,蔚来已累计亏损300亿元以上。而传言小米造车事业要对标的小鹏汽车,2020年净亏损也达到27亿元。

蔚来之所以“巨亏”,在于其主攻高端品牌,因此营销和品牌投入上花费巨大。在外界看来,小米选择对标小鹏,一是与以往小米的品牌嫁接,二也是为规避高额的品牌投入。

从财报来看,小米现金流的确充沛。根据小米集团财报,截至 2020 年第三季度,小米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为 559 亿元。其2019年全年净利润为117.6亿元。

但要从零开始投入造车,对于小米而言仍然压力不小。事实上,随着5G换机潮的到来,小米等手机厂商正在加大线下布局力度,主营业务上也正值用钱之际。此外,小米在整车上的积累实在薄弱,投入几乎要“从零开始”。

AI财经社从国家知识产权局查询到的信息来看,小米有关汽车的专利申请有34项,包括汽车定速巡航、智能座舱、能源补充、车辆操控、导航、辅助行驶和行车安全等方向。

但对于整车制造,尤其是电动车最为核心的电机、电控、电池技术,小米的积累仍然单薄。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原创文章,作者:duodu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duoduo.com/7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