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招工难”再现:时薪25元难留人,几天人就走一半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进入3月,广东等沿海地区不少企业用工需求旺盛,务工人员的时薪也有所提高。其中,在招工厂的最低时薪通常在21-24元左右,比往年同期增长了15%左右。

3月18日,红星资本局采访到位于粤港澳大湾区的一些大工厂以及相关公司的负责人,了解到:由于生产线扩大、工人离岗等原因,不少工厂处于缺人状态,但招工似乎没有那么顺利。

“现在有一部分年轻人不愿意进工厂。他们身上有钱就想先用完,等到钱没了再进厂做工,做个几天有钱了就又出来了。”某人力资源服务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红星资本局。

时薪25元仍留不住人

几天走一半,有工厂不再招小时工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部分工厂会将招聘交给专业的人力资源服务公司,很多人力资源服务公司从年后就活跃在招聘市场,也有部分工厂在直招工人。

“现在很缺人”;“年后走了不少人,现在大量招人”。多家工厂及相关人力资源服务公司的负责人对红星资本局说。

其中,东莞某人力资源服务公司的熊仁(化名)称,从3月初起,他们为当地的大厂OPPO进行招聘,最初是正式员工和小时工(临时工)都在招。

“每个小时25块,这是比较高的了,但是效果不好,小时工进厂做不了两三天就出来了,走了的人和留下来的人一半一半,流动性太大,现在已经不招小时工了。” 熊仁说。

熊仁向红星资本局透露,虽然招聘已经进行了大半个月,但目前只有OPPO总厂和三厂招满了人,二厂仍然是缺人状态。

“现在有一部分年轻人不愿意进工厂。他们身上有钱就想先用完,等到钱没了再进厂做工,做个几天有钱了就又出来了,好像完全没有存钱的意识,哪怕去年遇到疫情也是这样的。” 熊仁说。

熊仁告诉红星资本局,东莞现在主要是制造业和销售业很缺人,其中销售业是常年缺人的状态。

“进工厂的话稳定一点,但是有的人嫌累、嫌枯燥;有的人为了新鲜感,跑去做销售,但是这种工作大多是‘三个月不开张’‘开张吃三个月’的,很多人熬不到那个时候的。” 熊仁说。

这一波用工短缺是为什么?

理由各有不同,有人拿了年终奖想换工作

那么,这一波的用工短缺是什么原因导致的?

在熊仁看来,春节过后,随着工厂的订单增加,现有的工人数量不足以支撑订单的日产量。

陈旺(化名)是深圳某人力资源服务公司的员工,他正在为一家外资工厂招聘普通工人。这家工厂主要生产打印机,用于交付外贸订单。

“这一次招人,主要是因为工厂扩大了生产线,要赶工一批订单,所以现在正在大量招人。现在刚过完年一个多月的时间,可能各个工厂里的工人都比较少。”陈旺说。

除了工人年前回家、工厂扩大生产线以外,红星资本局发现,部分工厂出现用工短缺是因为工人在拿了年终奖后主动离职,打算换工作。

以富士康为例,由于内部员工推荐他人入职,双方都可以获得一定的奖金。所以,部分富士康的员工会主动招揽新人入职。

富士康的员工邓鑫(化名)告诉红星资本局,现在位于深圳观澜和龙华的富士康厂区都在大量招人,“因为有的人拿完年终奖后想换工作,年后走了不少人。”

薪资情况如何?

比往年同期增长15%左右

为缓解用工难题,据深圳商报报道,深圳人社部门通过协调人力资源公司和社会企业开展招聘会。

截至3月1日,共举办广东省内招聘会88场,企业2092家次,提供岗位9.2万个次,求职11.5万人次。另外,其赴外省市(县)举行现场招聘活动8场,企业151家次,提供岗位34348个次。

在旺盛的用工需求出现后,工人们的时薪会有所上涨吗?

据央视财经频道报道,在深圳龙华区的一处人才市场,在招工厂的最低时薪通常在21-24元左右。虽然相比春节前30元以上的时薪有所下滑,但是比往年同期仍然要高出不少,增长了15%左右。

广东“招工难”再现:时薪25元难留人,几天人就走一半截图自央视财经

熊仁告诉红星资本局,据他在东莞的人才市场观察,目前招工的最高时薪是25元/小时,这是普通工作日的时薪,如果是节假日,时薪能飙升到32元/小时左右。

另外,红星资本局从多个工厂及人力资源服务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处了解到,工厂给工人开的工资多为20-23元/小时左右,节假日的时薪另说。

不过,也有深圳某电子制造工厂的招聘负责人尹女士告诉红星资本局,他们是工厂直招,厂内的工作和其他工厂比很轻松,工人只是简单地组装和包装,所以时薪相对较低,在18-20元/小时左右。

红星新闻记者 杨佩雯

原创文章,作者:duodu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duoduo.com/8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