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的灭门惨案:同学成了沉默的杀手 受害者女儿后悔没能与其搏命

大象新闻记者 张崇曜 吴紫翼

“要是当时我们在就好了,可能就不会发生了,现在说什么也晚了。”每当夜深人静时,燕菊(化名)夫妻俩都会思考这个问题,那次回家如果多待几天,是不是就能够救下全家人。

3月16日晚,齐家营村张某绿一家五口被发现遇害,受害者中年龄最大65岁,最小2岁。经警方调查凶手为隔壁邻居张某光(32岁),作案后自杀身亡。在案发前几天,张某绿的大女儿燕菊曾回家探望,哪知这一别就是天人两隔。

据知情人士向大象新闻记者透露,凶手张某光与燕菊曾是同学,两家又是二十多年的邻居,从来没有过纠纷,凶手张某光的母亲有一定的精神问题,案发前曾在村里寻找过儿子。

仇杀?情杀?精神问题?村里人对这场惨剧的原因众说纷纭。

长明的电灯与寂静的院子

寂静的灭门惨案:同学成了沉默的杀手 受害者女儿后悔没能与其搏命

齐家营村的赵大爷(化名)这几年一直在帮儿子带孩子,隔壁邻居家的外孙女与自家孩子年级相仿,经常来家里玩。最近两天,邻居一家似乎都没怎么出现,敲门也没人应答,他并没有放在心上,以为是出门串亲戚了。

3月16日晚上十点多,赵大爷锁好大门,准备回屋睡觉,透过一人高的矮墙,无意间看到隔壁邻居屋里的灯还亮着,这不太寻常。

初春的河北,夜晚依然有些寒冷。在村里,特别是有老人的家中,吃过晚饭八九点就锁好大门关灯休息了。而隔壁家里几天不见有人,灯却一直没关。“会不会出事了?”赵大爷闪出一个念头。

他站在高处望向邻居家的院子,屋里的灯亮着,竟看到地上都是血……

警察很快赶到现场,封锁了村子。村民从警方的通告里得知,张某绿一家五口遇害了。受害的五人包括张某绿及其老伴儿、小女儿、两个外孙女,而持刀将他们残忍杀害的凶手,就是他们家邻居张某光。

当天晚上,案发现场拉起了长长的警戒线,赵大爷也搬到了儿子那里居住,这个胡同里的三套院子彻底寂静下去。

“这一家老的老小的小,怎么打得过凶手。”事发时,周围邻居都没有听到什么动静,大家猜测这件事可能已经发了几天了。

一场绝望的搏斗

寂静的灭门惨案:同学成了沉默的杀手 受害者女儿后悔没能与其搏命

在村民眼中,张某绿是一个能吃苦的人,虽然年纪大了干不了重活,但经常在附近打些零工,加上两个女儿的接济,老两口的日子也还过得去。“他(张某绿)老伴儿很喜欢小孙女,经常看她带着孩子在门口玩。”

男主人打工种地养家,女主人洗衣做饭带孩子,这是农村中再普通不过的一家,为何会遭此大祸,谁也说不清,只是现在村里人每天关门休息的时间更早了,街上的人也更少了。

案发现场的院子是张某绿家里老宅,老两口没有儿子,两个女儿都已出嫁,大女儿燕菊嫁到了外地,平时不怎么回来,小女儿则嫁到了镇里。半年前小女儿因为丈夫闹离婚,带着两个孩子回来了,一家五口生活在一起直到遭遇横祸。

齐家营村各家各户的宅基地都比较大,每家房前都有一个十几米见方的大院子,导致各家之间相距较远。村民们猜测,张某绿一家遇到袭击时,或许发出了声响,但没能引起邻居的注意。

事发不久前,张某绿突发脑出血,不仅无法外出工作,行动上也变得不太利索,两个小孙女最大的6岁最小的2岁,家里的青年劳动力只剩下小女儿自己,而凶手张某光是一个持刀的的青年男子,在村里的村民们看来,这一家老小几乎没有反抗的能力。

沉默的炸弹

寂静的灭门惨案:同学成了沉默的杀手 受害者女儿后悔没能与其搏命

内向、木讷是村民们对凶手张某光的普遍印象,“不到一米八挺壮实的,五大三粗不爱吭声,看着有点愣愣的。”在齐家营村,张某光似乎没有什么朋友,也不爱出门,邻居们对他的了解更多是一种标签化的判断。

凶手张某光的家紧邻街道,与受害者家共用一堵院墙,这套宅院是他们家用家传的大宅基地跟亲戚换来的,面积比较小,只有大多数村民家的一半,几间老旧的平房上搭建了大量遮挡物,从上面看,院子里只能投进些许阳光,与周围的院落格格不入。

根据警方提供的信息,张某光今年32岁,没工作也没对象。

几年前,张某光也曾向往过爱情,在打工时,陆续带回家过几个女朋友,但因母亲反对,最终都没能修成正果。此后张某光变得越来越内向,再没出去打过工,更没谈过恋爱。

张某光一家四口,其哥哥已经结婚,由于家中条件不好,父亲与哥哥长期在外打工,只有张某光与母亲在家中常住。据大象新闻记者了解,张某光的母亲有严重洁癖,村民路过其家门口,扔下一个烟头,其母亲就会破口大骂,经常与村里人发生矛盾。邻居常会听到他们母子在家里争吵。“他母亲精神有点问题,总是跟别人吵架,他(张某光)可能有点遗传。”张某光的堂叔说。

事情发生后,张某光的父亲和哥哥从北京赶回家里,为张某光处理了后事。家里亲戚介绍,一家人现在都处于悲痛之中,他们也不明白为什么会闹出这样的事。

曾经的同学与冷血的凶手

寂静的灭门惨案:同学成了沉默的杀手 受害者女儿后悔没能与其搏命

“要是当时我们在就好了,可能就不会发生了,现在说什么也晚了。”18日晚上,大象新闻记者在村里见到了受害者张某绿的大女儿燕菊,他们是17日从外地赶回来的,下午她刚刚处理完家人的后事,声音有些虚弱,神情疲惫。

案发前不久,燕菊夫妻曾因父亲张某绿突发脑出血,专程从外赶回来探望,3月10日才离开,最近一次与家人联系是在11日下午,当时一切都还很正常。

事发之后,每当夜深人静燕菊夫妻俩都会思考一个问题,那次回家如果多待几天,悲剧是不是就不会发生,多两个人与凶手搏斗是不是就能救下全家人?而更让她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曾经的同学会对她的家人下此毒手。

凶手张某光和燕菊是小学同学,在燕菊看来,学生时期的张某光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异样。两家人当了二十几年邻居,年前其父亲生病时,张某光母亲也曾前来问候。她对张某光的印象比较模糊,出嫁后几乎和张某光没有交集,只记得张某光很少出门。但她可以肯定的是,两家人没出现过什么矛盾,更不会有什么仇。

“凶手没死还能查出来点什么,凶手死了,哎!”燕菊的丈夫介绍,妻子承受了太多的伤痛,一直寡言少语,最近他一边帮助处理家中事务,一边与政府相关部门协商案件处理结果,他们被告知警方会在十五天内给出进一步消息。

3月19日,蠡县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告诉大象新闻记者,目前蠡县公安局正在案件进行调查,已经成立专项调查组,调查结果会第一时间向公众发布,善后措施已在有条不紊地进行。

原创文章,作者:duodu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duoduo.com/8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