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综合百科

清代选秀女就是给皇帝选妃?它的作用不止于此

清代选秀女就是给皇帝选妃?它的作用不止于此

[视频/毛立平]

[摘要]

上一集我们讲了八旗选秀的过程。能被选上的showgirls少之又少,大部分女生参加完选举就回家结婚了。似乎对他们来说,选秀就是一个过程,一个形式,重在参与。

但事实上,我们前面说过,从前期的各种准备工作,到选秀中为女修准备的餐食,以及车马的赏赐,朝廷每届选秀至少要花费数万两银子,而且是八旗全体动员,数额巨大。如果只是走个形式有必要吗?所有的旗帜需要做的就是派一个出身名门的漂亮女孩去看一看。

所以对于清朝的皇帝来说,选秀的意义和作用不仅仅是给皇室选几个老婆。那么,选秀女的意义何在?清代的选秀制度经历了哪些变化,反映了怎样的历史背景?这就是我们这一集要讲的内容。

上一集我们提到,八旗女子选秀大会每三年举行一次,每次选秀大会相当于朝廷对旗人未婚女子的一次普查。就像三年一次的旗人大赛,也是皇帝控制旗人的重要方式之一。男人出来跟皇帝打仗或者打猎,他们的身心状态很容易被皇帝看到。很难知道女方平时待在家里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因此,选秀也是皇帝了解八旗妇女状况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窗口。

比如乾隆二十四年征女,皇帝发现八旗女子“竟仿汉人妆容,非满人风俗”,大为不满,严厉斥责;经过40年的选女,皇帝发现“所有穿大衣、戴衣领的歌舞女郎都带着一个坠子,拴在一只耳朵和一把钳子上。”因为八人女都是三耳三钳,也就是每只耳朵上戴三个耳环。当甘龙看到涂面的女修变成一只耳朵一只钳子时,他觉得这无疑是受了汉文化的影响,与“满洲旧体”严重相悖,于是说这样的服装“其实不是满洲”。

龙马上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说旗女“在我面前都是这样,更不用说在家里肆意的穿着了。”也就是说,如果像选秀这样的公共场所都是这样的着装,那么旗人妇女平日的私服汉化程度必然更差。因此,他再次强调了服饰与满族文化的重要关系,说“这虽是小事,不加劝诫,也会逐渐流行起来,与满洲的旧风俗有很大关系。”



影视剧中的一耳三夹造型

从此,清朝皇帝开始注意禁止选秀中旗人妇女的汉化倾向。比如嘉庆九年,立黄旗,报满天下。旗内汉军女修十九人全部被缠住。嘉庆帝当即斥责此举“十分不妥”,说:“一旗十九人,其他七旗汉军不能不思量。”

但是,嘉庆毕竟没有父亲想得那么深。起初他乐观地认为这种现象应该只存在于八旗汉军中,而且是汉军中的下层旗人姑娘。“但这样的汉军从小生活在农村,所以沾染了汉学。”然而,他很快发现自己错了。在几年后,嘉庆皇帝发现“自己卑微家庭的衣服仍然朴素,大臣和官员的女儿的袖子比汉族妇女的袖子要宽。”

前面说了,清帝一直认为满洲旧俗和汉族风俗的区别,就是简朴或简朴与奢侈的区别。入关后满族人变得奢侈懒散,都是受汉族风气的影响。在这里,嘉庆皇帝说,旗人苏晗家的衣服仍然简单,这意味着他们仍然保持着满洲的旧习俗。官员的女儿衣着华丽,袖子宽大,但受汉文化的影响更大。也就是说,他之前的判断是完全错误的。

对此,嘉庆不禁感叹,“男为尚义所缚,女在闺阁难检其衣”。也就是说,女人比男人更难管理。

女子三年选秀,成为皇帝检验旗人女子是否中国人的难得机会,是清中叶以后女子制度选秀增加的重要新内涵。天皇通过草案,不仅在旗内年轻女性中灌输皇室在婚姻选择上的优先地位,还以此为重要契机,审视旗内女性的民族身份,对她们进行族群教育,强化她们的族群意识。一旦发现各旗“满洲蒙古女修有宽袖,汉军女修有缠足”,其父兄及其旗都将受到严惩。



影视剧资料图

除了查服,清帝还用其他手段强化旗女的族群认同。比如突出他们的姓。原来满族的习俗,不分男女,只叫名,很少提姓。即使官方历史书籍如回忆录、汇编等。,如无必要,一般不提及他们的姓氏,有些影视作品往往用他们的名字和姓氏称呼一个满族人,如夫差傅恒,这实际上不符合历史背景。通常不用提姓氏,导致部分满族人逐渐不太关注自己的姓氏,或者觉得改成汉姓很麻烦。

25年后,皇帝发现有些旗人弃姓改汉姓,“如牛姓,被称为郎氏”。龙不禁感到恐慌。他说:“姓是八旗的根,很重要。今天不整治,就忘了我们的姓。”

所以他首先规定,以后介绍官员时,不仅要写官员的名字,还要写明他的姓氏;其次,在选择showgirls的时候,也要把自己的姓氏写在绿头牌上。上一集讲到选秀女生之前准备绿头卡的时候,上面要写每个女的姓。这是乾隆主政时才有的,以前我们不写姓氏。事实上,对于八卦女来说,不仅她们的姓氏很少被提及,而且往往没有一个正式的名字。

《清贵钞》云:御女“若不赐官衔,则统称格格……若闲持八旗,若在内府三旗,则未婚幼女皆称妞妞”。就连宗室里的姑娘都叫格格,家里有好几个姑娘,分别是大格格、二格格、三格格;普通旗人家庭的姑娘,叫大姑娘,二姑娘,三姑娘。平时在自己家里还好,姑娘们都年轻有序,但是到了选秀的时候,姑娘们都在一起,都叫大姑娘,二姑娘,三姑娘,那就很热闹了。因此,对于八旗的普通女性来说,姓名不详,无疑会严重影响她们的族群认同。

清朝皇帝在选女时开始强调女孩的姓氏。虽然没有强调showgirls要有自己的名字,但是在姓氏凸显之后,牛虎鲁家的大姑娘和瓜尔加家的大姑娘自然就不一样了。这不仅有助于区分女修的出身,也有助于加强他们各自的家庭身份。很多之前对名字没有明确概念的八人女,应该是通过参加选秀才开始知道自己的姓氏和含义的。这就是草案对于皇帝加强对八旗妇女的管理,强化其族群认同的重大意义。

其次,我们来看看选秀对于打着横幅的普通女生的意义。开头我们提到过,由于showgirls入选的比例很低,对于旗帜中的绝大多数姑娘来说,参加选秀只是走个形式。选拔结束后,他们会回家做自己该做的事。

那么,参加选秀对他们的生活还有哪些影响呢?

上一集我们提到了一句话,旗人的姑娘结婚前不向任何人低头。你还记得吗?有人解释说,因为她们都有将来成为皇后的可能,地位会变得极其高贵,所以不能向任何人低头。虽然在清代文献中没有找到八旗妇女不能向长辈跪拜的相关规定,但在旗人家庭中也没有看到是否有这种情况的相关记载。但可以肯定的是,横幅的习俗确实重视未婚女儿。

《清贵钞》记载:“妯娌在族,虽父母、兄弟、妯娌皆称伯母”,“所谓伯母,颇自由。程楠城外的茶馆、酒馆、戏楼、舞厅都混在人群里。”也就是说,未婚少女被称为“阿姨”,那么自然就是“嫂子的阿姨”了。他们应该受到父母和家庭中兄弟姐妹的尊重,行动特别自由,不能太拘束。

溥仪在《我的前半生》中也说,“都说八旗姑娘在家可以当家,受到兄弟姐妹的尊重,因为每个姑娘都有机会在宫里做妾”。满族学者金启聪也认为,满族女孩在家庭中的地位特别高,是因为“有可能被选为‘淑女’”,“从淑女,可以被选为‘公主’或‘皇后’”。可见,选秀女孩制度是满族家庭未婚女孩地位高的重要原因。

其实《红楼梦》里有很多这样的描写。比如一次家宴,三春、宝钗、黛玉等姐妹可以坐下来陪长辈吃饭,而凤姐、李纨等媳妇只能袖手旁观、上菜,生动地反映了旗人未婚姑娘的家庭地位。

虽然绝大多数姑娘在选秀姑娘中只是走过场,但这种作为国家制度存在的行为,给旗人姑娘带来了家庭地位的改变,因为她们必然会成为歌舞女郎、皇后和特别高贵的人,所以从小就受到优待。虽然已婚旗人家的媳妇地位确实比较低,但这种童年的优待是否也有助于治愈一生?



影视剧资料图

此外,参加女修的竞选对班纳的女孩们来说是一个开阔眼界、展示青春、美丽和才华的绝佳机会。清朝的旗号分布大致是北京一半保卫首都,其他地方一半。那么对于驻扎在各地的旗长来说,可能一辈子来北京的机会都不多了。即使是北京的旗人,如果官职没有达到一定的高度,一辈子也很难进故宫见皇帝。但旗人女子可以通过选秀来到北京,进入宫廷,一窥皇帝的真面目,感受皇族的威严,以普通旗人女子的身份与皇族有可能的联系。这可能是他们一生中参加过的规模最大、规格最高的活动。虽然大部分人都被淘汰了,但这个活动应该会在他们的人生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上一集我们提到过,有些女修虽然没有入选,但是他们得到了皇帝的特殊宠爱,这是他们自己和家人的特殊宠爱和荣耀。礼物可以在家里供奉很多年,女孩的价值往往也会相应提升。如果一个showgirl有幸在初选中被点名,无论连任与否,那么这个荣誉和她的身价都会更高。我看过一个记录,一个普通旗人家庭的女孩,初选报名,改选落选。但她觉得自己曾经和八旗最好的姑娘在一起过,很难接受她改嫁到一个普通的旗号。

此外,女修还可以在选秀中找到展示自己才华和抱负的机会。《青子钞》记载了一个叫长谷的女修,拿着一面红旗,说她从小聪明,有文化,有大义。咸丰九年征召一个女孩时,她的名字就被列入了旗榜。考虑到父母年事已高,无依无靠,长谷抱着父母痛哭,才离开。读书期间,歌舞女郎等了很久,皇帝也没来。她们都是年轻女孩,其中一些人开始哭了起来。太监骂着说,皇上快来了。你想打架吗?其他女孩都吓得不敢说话,只有长谷厉声说道:

“如果当选,你将终身幽闭,再也见不到亲人。你将何去何从,为这一刻而战,你不会哭!而现在岳口被困金陵。天帝不求王公大臣。他渴望战斗和防御,他足够强大,可以抓住人和女人。带着放纵自己一天的欲望,看寇大气逼宫,九殿不吃血。我不怕死,但是我被鞭打了!"

也就是说,太平天国已经占领了南京,皇帝不想找能干的将领保家卫国,还有心思抢这里的苦姑娘满足个人欲望。这样的皇帝是要亡国的!我不怕死,就怕挨打!这一句大义凛然的话把太监吓得捂住了嘴,但是已经晚了,皇帝已经到了,只好把大姨妈绑起来,送去使用,强迫她跪下。

咸丰已经听到了她说的一些话,但还是笑着问,什么事?顾只是在皇上面前说了一遍。咸丰听后沉默了很久,然后摆摆手,对长谷说:“如果你不想被选上,你可以自己去”。这件事传到后来,人们一方面赞美皇帝的宽大,一方面又佩服长谷的勇气。

长谷回家后,她就出名了。晚清著名的儒生湘潭学者王闿运为长谷撰写了《烈女传》一文,称赞长谷的正直。后来,一个侍郎的儿子,崇拜他大姨妈的荣誉,提供了嫁妆嫁给他。作为一个普通旗人家庭的女儿,顾在选秀大会上展示了她的勇气和才华。她不仅名扬天下,还得到了更好的婚姻,这也体现了选秀制度对旗女的影响。

总的来说,清朝的选秀制度执行得很好,清朝有80多个选秀,甚至在皇帝大葬的时候也是如此。比如乾隆死的时候,他的臣下问嘉庆皇帝的选秀是否还如期举行。嘉庆说,虽然他目前处于“便衣二十七个月”,但如果暂停征兵,就会导致“未选上的女子过早结婚”。因此,仍定于当年8月在内务府选三旗妇女,次年2月选八旗女修。



影视剧资料图

然而,尽管选秀的节奏或频率保持得相对较好,但清代选秀的范围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总的变化规律是,草案的范围在缩小。

这种萎缩的趋势大致从乾隆朝就开始了,虽然在乾隆六年七月的诏书中,皇帝仍然反复强调“我立下规矩,八旗的女修必须在选后订婚结婚,旗人都要尊重服从...所有未被选举和观看的女修人不得私下结婚,选举后必须这样做。”

然而,在那之前的一个月,他已经允许八旗的“超龄”是超龄的歌舞女郎。如果他们仍然因为各种原因推迟参加选秀,他们可以在请求帮助后“立即结婚”。别再等三年了。上次给个解释就可以结婚了。龙的诏书表明,选秀制度在他心中已经开始松动。

此后,乾隆一步步缩小了选秀范围。到了乾隆八年,他下令他们的女儿,在外地当旗长的,跟公务员一样的知识,又是游击司令的,以后就不用进京为女修奔走了。理由是“路途遥远,来回奔波辛苦”。清朝的官制,文官常识,是正五品,武官游击战是三品。也就是说,等级较低的外籍旗手官兵家庭出身的姑娘,最先被乾隆排出选秀,所有在京旗手仍要参加选秀。

乾隆四十五年,下令京师附近的良乡、顺义、三河等地,条令下官兵家庭的女孩,不必送选。到了嘉庆、道光时期,皇帝干脆把北京低级官兵的女儿免于征兵。清朝末年,我们看到光绪年间的选秀档案,范围曾经仅限于五品以上文官、四品以上驻京武官家庭的女孩。北京的中下层旗手官兵,以及所有外旗家庭的姑娘都不参加选秀。



故宫博物院“梅贵妃春贵人趣图”轴线

可见清代选秀范围的缩小趋势非常明显。基本上遵循了从外地到北京,从下层到上层,从武陟到平民,从汉军到满人的大致顺序,逐渐缩小征兵范围。清末参加选秀并能进入宫廷成为嫔妃的女候选人,基本都被圈定在北京满族中上层家庭。

随着选秀范围的缩小,清代歌妓的数量也呈下降趋势。上一集我们讲了乾隆末年的八旗选秀,有近八千名候选人。乾隆朝早中期,考生应该比较多。皇帝要连续四天完成初选,然后进行改选和指婚,工作量相当大。

随着征兵范围的缩小,光绪十二年只有97名女修参加征兵。在光绪十七年和二十年进一步将范围缩小到在京中高层官员的女儿之后,两稿中可供阅读的女修只有12个。到光绪二十三年,黄征旗只有一个女修有资格参选,这迫使朝廷临时扩大了参选范围。否则,它还能做什么?

清朝征兵范围狭窄一方面是因为皇帝对控制旗人婚姻权利的要求降低。随着清政权的稳定和皇权的集中,不再需要参照婚姻来平衡和协调各方政治势力。只是为了给皇帝自己选妃子,参考最近宗室的婚姻,真的没有那么大的需求。

另一方面也说明晚清时期,随着皇权的衰落,八旗选秀制度逐渐瓦解,皇室和朝廷不再有足够的精力和财力定期组织如此大规模的选秀活动。皇帝对旗人尤其是女旗人的控制明显放松,这是八旗制度逐渐瓦解的表现之一。

本文为Observer.com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天阅读有趣的文章。

本文由百科先生发布,不代表多多百科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www.mduoduo.com/zhonghebaike/88323.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weixin888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